跳转到导航 跳到内容

病人故事:西蒙·斯派洛

脸谱网 推特 LinkedIn 电子邮件

不到24小时,15个月大的西蒙死于未确诊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

我的儿子西蒙是一个安静的婴儿,直到他15个月大,他开始生病的各种疾病,如耳朵感染和哮喘。2004年4月,医生给西蒙开了抗生素和类固醇,让他在喉咙感染后能呼吸得更好。他似乎恢复得很好,直到有一天早上,他在惊恐的尖叫和发烧中醒来,我的丈夫吉姆把他送到了急诊室。

医生们进行了一系列标准的测试,最终确定西蒙患有哮喘。一个小时后,当我在急诊室和吉姆、西蒙一起时,西蒙正睡在我丈夫的腿上,看上去像天使一样。但考虑到他那么暴躁,我知道出事了。当我们离开急诊室时,吉姆注意到西蒙的嘴唇发青。医生测量了他的含氧量,但说这是正常的。我们用吸入器给西蒙喂沙丁胺醇。他的眼睛翻了回来,但我们告诉自己,“他病得跟其他同龄孩子一样。”他会没事的。”

那天下午,西蒙把早上喝的一点儿牛奶吐了出来,瘫软地躺在我的怀里。他不停地要“agua”(西班牙语的水),喝了大约四杯,结果都吐了出来。他的面颊和前额冰凉,嘴唇发紫。他的鼻孔翕动着,喘着粗气。我打电话给医生,她让我打911。急救人员给他戴上氧气面罩说他的氧气水平很好。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环顾四周,但没有动。我试图说服自己西蒙没事,但当他被推进急救室时,我不断听到,“你的孩子病得非常非常严重。”我变得歇斯底里。西蒙一直用他巧克力色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看着我,反复地说:“阿瓜。”

西蒙被带到重症监护室,进行插管以帮助他呼吸,并连接了大约100根管子,此外还服用了广谱抗生素。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是睁开的,于是问医生这是否是一个好迹象。我知道情况很严重,因为医生们似乎很困惑、害怕、慌乱和无助。他们把我带到一个房间,其中一个医生告诉我西蒙感染了,但他们不知道原因。西蒙的血压在下降然后进入了感染性休克。一位医生鼓励说:“大多数孩子都离开了重症监护室。”后来她承认西蒙在走下坡路。

当吉姆回到急诊室时,我知道西蒙已经死了。我们和许多医生聚集在他的床边。其中一人说,给西蒙使用体外膜肺氧合(“心肺机”)是“他唯一的机会”。吉姆和我拼命祈祷西蒙能从他的败血症中走出来。医生告诉我们:“我们不确定你的儿子是否能挺过去。”西蒙变得浮肿起来,皮肤变成了紫色的痂状。他看上去不像他自己了。第二天早上晚些时候,吉姆和我决定把西蒙从体外膜肺氧合仪上取下来,因为他完全没有反应。下午12点45分,他被宣布死亡,但没有确切的死亡原因。后来的尸检证实西蒙死于社区相关的甲氧西林耐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CA-MRSA)。我丈夫和我都从未听说过这件事。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是一种致命的耐抗生素细菌。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只能用万古霉素治疗,但首先你必须确诊为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

一个健康、健壮、漂亮的小男孩感染了一种致命的病菌,在不到24小时内就消失了,这似乎是难以理解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迅速带走了我的儿子。现在我有机会了解到50多年前许多家庭所经历的事情:孩子死于细菌或病毒。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科学的进步帮助我们生活得更健康、更长寿,却导致了细菌的产生,而这些细菌对抗生素不再有反应。只要我们不把抗生素当作一种只在极端情况下使用的宝贵资源,我们在医学上就会继续有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本网站使用cookies

我们使用cookies确保我们在我们的网站上为您提供最好的体验。Cookies有助于本网站的功能,包括会员登录和个性化体验。Cookies也被用来生成分析,以改善这个网站以及启用社交媒体功能。

Baidu
map